服务热线:400-640-5555 关于我们   马会彩经书  联系我们
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施工设备 >

暮年重病缠身,深知自己不能叶落归根

2017-03-30 15:54
 
    晨光中,我们登上大巴,前往太鲁阁国家公园。
 
    车子奔驰了一段时间,缓缓驶入太鲁阁大峡谷。这条大峡谷,位于花莲西北,是太鲁阁公园的主要景观,台湾著名的旅游胜地,中国十大峡谷之一。峡谷中,一条水流湍急的溪水,从海拔三千多米的合欢山飞流而下,蜿蜒流淌。千万年的雨水冲刷切割,峡谷越来越深,形成了今天壮美的奇观。举目望去,两边峰峦叠嶂,峭壁悬崖,几近垂直。裸露的大理石岩层,形状奇异,纹缕清晰。头顶上,一线蓝天,白云悠悠。一条艰险的公路,开凿在半山腰上,像一条曲折的长蛇,紧贴着崖壁,沿着溪谷,伸向丛山峻岭中。这条公路,就是第一条横贯台湾东西的中横公路,它穿越险峻的中央山脉,在峡谷中蜿蜒近三百公里。
    
    我们下了车,每人都带上了安全帽,沿着公路步行。所经之处,满目皆是断崖峭壁,瀑布溪流,大理岩层和连绵不断的隧道。路,就是在无比坚硬的礁岩中开凿出来的。石壁上,镐刨钎凿的沟回清晰可见,仿佛一幅幅雕刻的壁画。隧道绵长而幽深,有的地段同时开凿了几个棚洞,光线从不同的方向照射进宽阔的洞中。九曲洞,“如肠之回,如河之曲”,曲折迂回,别有洞天。燕子口,大理石的峭壁上布满了洞穴,那是小雨燕们幸福快乐的家园。。。。。。
    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,为修建公路的壮举所震撼!
 
    
    太鲁阁的风光迷人,远近闻名,但是,脚下这条公路修建时的艰难历史,记载并不多。
 
    当年,是台湾一万多退伍的老兵,进驻大山,不畏艰险,克服了重重困难,历经三载,修建完成了这条中横公路。幽静肃穆的公园里,竖立着地震塌方中殉职的工程师靳珩的塑像;瀑布飞流之上的长春嗣中,供奉着修建公路时殉难的烈士灵位。在修建这条路的过程中,七百多人负伤,二百多人永远长眠在这深山峡谷中!
 
    以前,对台湾老兵知之甚少,这次台湾之旅,第一次了解了他们,走进了他们的精神世界。他们的经历,他们的抗争,他们的生活,他们的苦痛,深深地震撼了心灵!
 
 
 
    “钟山风雨起苍黄,百万雄师过大江”,国民党溃败台湾。上百万的国民党官兵被裹挟到台湾岛上,其中很多人是被抓壮丁抓来的。曾经的一个渔村,一夜之间,强行抓走了147个青壮年男子,91名妇女成了寡妇。第二天清晨,她们跪在海边,叫天不灵,叫地不应,撕肝裂肺,哭声震天!以前,对国民党抓丁曾有耳闻,但是,没有想到,数量竟是如此之多,手段如此之恶劣残暴!据老兵们回忆,他们这些被抓的人,含着眼泪登上台湾岛的时候,看到岸上的宋美龄正挥舞着白色的手帕,微笑着欢迎他们。
    
   “一年准备,三年反攻,五年成功”的政治口号,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,这些老兵们成了漂流异乡的游子,陷入漫长的思念家乡,思念亲人痛苦的煎熬中。
 
     他们反抗,遭到镇压;他们逃跑,抓回来枪毙。八千多名山东省的流亡学生,不堪忍受国民党的强制和虐待奋起反抗,与国民党军队发生了流血冲突。结果,校长张敏之和五名学生被押送台北枪决,2名学生死在狱中,二百多人下落不明,这就是台湾震惊中外的713大案。国民党政府利用713事件,慑服了外省人,利用2.28事件慑服了本地人,从而巩固了在台湾的统治地位。
    
    一段血与火的历史,台湾岛上百万颗心漂泊流离,痛楚悲怆,大陆上百万个家庭支离破碎,骨肉离散!
    寒凝大地,长夜漫漫。天上的一条银河,隔断了牛郎和织女,人间的一道海峡,阻隔了上百万的夫妻,母子,父兄!
    一年一度的七夕之夜,牛郎织女可以相会,而海峡两岸,遥望等待了半个世纪!
暮年重病缠身,深知自己不能叶落归根
    坚冰终于融化,春天姗姗来迟。随着台湾实行了三十八年的戒严令的解除,大陆对台人员过往不究政策的落实,四十万老兵踏上了寻根之旅,笑声泪影回乡行!
 
   此次台湾之行的本地导游小丫,就是一个台湾老兵的女儿。她三十几岁,热情善良,幽默风趣,聪明干练,几天来一直全程陪伴着我们。在乘车赶路的途中,她不仅给我们介绍宝岛的景点特色,风土人情,而且多次以深沉的语调,饱含着情感,向我们讲述了父亲的悲情人生,一段深深烙下了历史印记的感人故事。
 
    当年,父亲19岁,被抓丁来到台湾。几年后,与台湾本地的母亲结了婚,生了她和两个哥哥,现在都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。八十年代,老兵们多年的抗争终于有了结果,可以回大陆探亲了。原来,父亲在来台湾之前,已经娶妻生子,几十年来,埋藏心底,默默思念。妈妈理解宽容了父亲,拿出家里多年的积蓄,买了31枚金戒指,作为回乡探亲的礼物。在孩子们的陪伴下,父亲终于回到阔别半个世纪的家乡。漫长的岁月沧桑,大娘已是满头白发。她没有改嫁,含辛茹苦,把大哥抚养成人。说道父亲和大娘见面的情形,小丫的声音很轻,很轻。
    那一天,父亲见到了大娘,两个人进入小屋,长达三个小时。没有嚎啕大哭,没有滔滔诉说,屋子里悄悄地,没有声音,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。就是这样的安静,越发撕扯着外面的孩子和亲友们的心!听着小丫的述说,我的心阵阵酸楚,泪水迷湿了眼睛。我想起了那两句经典的古诗词,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。在这无声的二人世界中,曾经美好的回忆,几十年爱的思念,那些辛酸和痛苦,都赋予了灵动的肢体语言,化为真挚的心灵交流。二人相拥,双肩上耸,诉无语,泣无声,这种场面,比千言万语,失声痛哭,悲之更切!情深意切千千万,尽在泪花闪烁间,此时无声胜有声!
    小丫说,现在,每年他们都要陪伴着父亲回大陆3次,看望大娘大哥。平时,父亲经常挂在嘴上的事情,就是希望海峡两岸早日统一,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的美好愿望。
 
    小丫的父亲,是不幸中的幸运者。还有一些年事已高的老兵,风烛残年,没有妻儿老小,孑然一身的生活在荣民院里。叶落归根,狐死首丘。可是,他们已经没有了回乡的机会。“悲歌可以当泣,远望可以当归”。天气晴好的时候,他们经常坐在路边,默默注视着过往的旅游车辆,每逢看到了大陆的游客,就像见到了家乡的亲人。旅游大巴渐行渐远,他们的心,他们的情,也随着滚滚的车轮,回归了家乡。更有那些已经故去了的人,在漫长的岁月中,有家不能回,亲人不能见,抱恨终生,望断天涯,死不瞑目。
 
    于右任,是辛亥革命的元老,政治家,教育家,爱国诗人。他身在台湾,暮年重病缠身,深知自己不能叶落归根,万般思念大陆离散多年的结发妻子和儿女,临终写下千古绝唱,著名的爱国诗作《望大陆》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葬我于高山之上兮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望我大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大陆不可见兮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只有痛哭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葬我于高山之上兮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望我故乡;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故乡不可见兮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永不能忘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天苍苍,野茫茫,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山之上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国有殇!
 
 
    一曲生命的哀歌,真挚沉郁,慷慨悲怆,令每一位炎黄子孙,中华儿女,心酸痛楚,怆然泪下!梁山伯与祝英台,生不能相依,死后“泪染双翅身化彩蝶翩翩花丛来”。可是,这些漂泊异乡的魂灵,即使站在了高山上,也望不见生死怀念的家乡和亲人!海峡茫茫,波涛滚滚。这一道天堑,是怎样的阻隔啊!
 
 
    在濛濛的细雨中,返程的飞机在云层中攀升。灰色的云海,聚集着一堆堆云团,汹涌翻滚。
    再见了,台湾!
    只愿华夏早日统一,海峡两岸早日团圆!生者欢欣,逝者安息! 
 

上海乐柏暖通设备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马会彩经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