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400-640-5555 关于我们   马会彩经书  联系我们
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施工设备 >

曾经的游子们,经历了历史的风雨沧

2017-03-30 15:54
 
海角游子——海参崴
 
        曾经的游子们,经历了历史的风雨沧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从家门口乘坐大巴,20分钟的车程,就到了中俄边境珲春口岸。
 
秋高气爽,艳阳高照。
 
我走下大巴,环视整个口岸。上一次来这里,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虽然已过经年,但是,在记忆的深处,一切还是那么清晰。一片青山绿树中,小小的会晤室坐落其间。一道铁丝网,仿佛一条长蛇,在万绿丛中无限延伸,时隐时现。不远处的山顶,矗立着一座高高的瞭望塔。我们沿着螺旋的塔梯拾阶而上,在塔顶的军用望眼镜中,向对面的前苏联境内瞭望。
 
似水流年,时代变迁,边境口岸旧貌换新颜。一片人工填平的开阔地宽敞整洁,几栋小楼坐落其上,风格独特,美观大方。国门庄严屹立,红旗飘扬,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珲春口岸”几个红色大字高悬其上,红黄相间的国徽在阳光的照耀下,熠熠生辉。
 
 
 
    大巴车通过边境铁丝网,进入俄罗斯境内。一个身着军服的俄罗斯姑娘,白皙的面容,大大的眼睛,身材矮小,微微发胖。她走上大巴,默默地查看了我们每一个人的护照。
 
大巴车在一道哨卡前停下来,喷洒消毒。
 
俄方的简易边检铁板房,是中方友好修建的。身着制服的边检人员认真的,缓缓地检验着每一个过关人员的护照。
 
大巴向前行驶期间,又停车检查两次。
 
近2个小时才过了关。虽然没有“斩六将”,但是,确确实实过了五关。
 
履行繁冗手续期间,一幕幕沉重的历史在我的脑海上演,心情无以名状。
 
这一片美丽的土地,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,是沙俄的强盗行径,是腐败的清朝政府,是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,致使这片国土沦丧。今天,我们以外国人的身份,踏上原本属于中国的土地,实在令人愤懑不平,凄然不已!
 
 
 
    大巴车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奔驰,原生态的自然风光让我的心情逐渐轻松起来,眼帘中的一切都似曾相识,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。片片绿海,连绵起伏。高高蓝天,白云朵朵。山重水复,人烟稀少。道路两旁,山野菜牛毛广遍地皆是,比家乡多得多,而且肥硕粗壮。熟悉的柞树,苍劲高大,树姿优美,墨绿的叶子油光铮亮。道路两旁,盛开着少条花。
 
我想起了妈妈常常提起的那些往事。她小的时候,临近年关,姥爷就会穿着老羊皮袄,赶着马爬犁,带上米面山货,跑崴子(去海参崴)。家乡距离海参崴只有180公里,来回三天,满载而归。换回海参崴的海参,大马哈鱼,扇贝等海鲜,全家过上一个丰盛祥和的年。望着向前方不断伸展着的山路,我在想,这条路,会不会就是姥爷当年走过的那条路呢?
 
路过了库勒斯基诺小镇,午后两点,到达了斯拉夫扬卡。大家下了车,走上山坡,在一个院内鸽子飞舞的小饭店共进午餐。这里临近中国,运输方便,肉类蔬菜不缺,所以午餐很丰富。
 
大巴继续在公路上飞驰。山坡上,点缀着一座座小木屋,据说,这是简易别墅。每到节假日,俄罗斯人就会举家来到这里,享受休憩,回归自然。
 
 
 
    夕阳西下,余晖淡淡。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,大巴终于驶入海参崴的市区,一片异域风情映入眼帘。
 
一座座欧式的建筑随地势而建,错落有致。一条条街道也随着地形的起伏,呈现出高低有序的慢坡趋势。广场花圃鲜艳夺目,造型美观。马路上,华灯初上,车水马龙,走路的行人并不多。
 
海参崴,来自满语,意为“海边的小渔村”。它三面环海,凌波而歌,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。
 
自古以来,海参崴就是中国的领土。我们的先民们在这里开天辟地,繁衍生息。这里是沿海地区,地理位置优越,物产丰富,美丽富庶。1860年6月,沙俄的军队悍然占领了中国这个重要港口海参崴,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,意为“控制东方”。俄国十月革命以后,逐步发展为拥有几十万人口的海滨城市,并建成重要军港,闻名世界的俄罗斯太平洋舰队以及一个空军司令部就设在这里。本世纪初,中俄签订了睦邻友好条约,确认放弃与俄争议领土的主权要求。随着“中俄界碑揭牌仪式”的举行,标志着中俄边境线全部确定。至此,包括海参崴在内的乌苏里江以东的40万平方公里的神圣国土,主权正式变更为俄罗斯所有,海参崴,最后注定了不归的命运。这是中国人心头一道永远的伤疤,一种永远的心痛!
 
 
 
    晚餐过后,已经七点了,很想出去走走。导游告知我们,俄罗斯有一项规定,晚上七点过后,一律不准卖酒。由此可见,俄罗斯人酗酒有多么厉害。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走入俄罗斯旅馆。
 
一楼大厅宽敞明亮,干净整洁。钟表高悬在墙壁上,显示着中国和俄罗斯的时间,时差一目了然。墙上还挂着很多小幅装饰画,五颜六色,优美典雅。内设的食品百货小卖部,品种齐全,琳琅满目,给旅客提供了很多方便。房间大多是5人3+2式的套间,经济实惠。洗漱间的地面没有防水,用水需要特别小心。
 
黎明,晨曦透过窗纱,映照进来。拉开窗帘,顿感眼前一亮,一片大海进入我的视野!碧波万顷,云蒸霞蔚。港湾中,轮船停泊,栈桥伸展。原来,我们就是面海而居,来时黑夜漆漆,竟浑然不知。赶紧洗漱完毕,收拾停当,三步并作两步,跨出旅馆。
 
走下石阶,穿过马路,就是海岸。岸边,林荫蔽日,郁郁葱葱。踩着一级级陡峭的木板台阶,来到海边。
 
放眼望去,碧绿的海水,波光粼粼,微荡涟漪,天水相连,烟波浩渺。淡蓝色的天空,朝霞满天,金光万道。银色的沙滩上,一个个小木屋,橱窗里面摆设着时令海鲜;一顶顶遮阳帐篷下面,一排排小桌凳,干净整齐。一群海鸥,在海面上,翩翩飞舞,振翅嬉戏。
 
海水非常清澈,一对小海星黏在木板上休憩,宁静而安然。一个个海螺,潜在石子上,触手可得。
 
望着滔滔大海,想起青年诗人海子经典的诗句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是的,人生的道路,崎岖不平,不如意十有八九,面朝大海,为什么不能“春暖花开”呢?
 
 
 
    沐浴着温暖的阳光,我们来到列宁广场。列宁的铜像高高矗立,他昂首挺胸,好像正在激情演讲,挥手指向远方,仿佛在指引着俄国人民前进的方向。可是,他怎么也没有预见,七十年后,卫星上天,红旗落地,苏维埃政权以解体而告终。
 
列宁广场的对面是火车站。海参崴火车站,是最具俄罗斯风格的一座建筑。精美古朴,充满了贵族气息。它于1912年建成,已经有一百余年的历史了。海参崴是西伯利亚大铁路东部终点,从这里到莫斯科起点,列车要走七天七夜。火车站没有售票口,也没有检票口,人们径直上车,下车后,自由散去,令人惊讶。
 
站台上停放着一辆二战时期的蒸汽火车头,以实物的形式纪念在二战中英勇牺牲的铁路工人们。前边屹立着黑色大理石纪念碑,镶嵌着“9288”四个黄灿灿的铜字,标志着横贯欧亚两大洲的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终点与莫斯科的距离是9288公里。
 
十月革命广场,中央耸立着一座纪念碑,碑面上刻着“为了远东苏维埃政权的战士”。一个威武的红军战士,手持旗帜,猎猎飘扬。纪念碑两侧的群雕,展现了十月革命中,革命战士激战的情景。炮火硝烟,英勇顽强。纪念碑前,一群和平鸽,围绕着人们飞舞,显示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祥和之美,象征着人们对美好和平的追求。
 
金角湾是一个美丽的海湾,形状很像一根弯弯的牛角。岸边连绵起伏的山峦,覆盖着郁郁葱葱的绿荫,紧紧依偎着大海。牛角内的水面上,停泊着各种各样的船舶和军舰。绿树掩映中的座座高楼大厦,尖顶木屋,展示着海湾重镇独特的风貌。
 
 
 
    俄罗斯导游热良,是个年轻的小伙,热情帅气,友好和善。他带领我们登上游轮,并且给每个人买了一大片面包,准备喂海鸥。随着一声汽笛的鸣响,游轮起航了。我站在船尾,看到成群结队的银灰色的海鸥,好像起跑运动员听到了发令枪声,霎时间,追逐着游轮飞翔起来。大家把面包碎屑抛向海鸥,它们眼尖嘴快,迅速捕食。游轮加速,船尾后面的海面,卷起飞溅的浪花,像白雪,像翡翠。一只只海鸥们,像大海的勇士,在翻滚的浪花里,一会俯身扎入海中,搏击踏浪,一会起身腾跃空中,振翅飞翔,矫健轻盈,蔚为壮观!
 
海鸥飞舞,我心飞翔!
 
 
 
     这天,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,乐队,士兵,市民,齐聚在胜利广场,隆重举行庆祝仪式。大屏幕中,市长正在激情演讲。广场上,矗立着二战烈士纪念碑。这座城市中,一万五千名二战中牺牲烈士的英魂安葬在这里,碑墙上,镌刻着他们的名字,记载着他们的功勋。纪念碑前摆满了鲜花,长明火熊熊燃烧。跳跃的火焰,象征着民族之火,烈士之魂,几十年来,不论雨雪,都不会熄灭。四位俄罗斯男女少年,在烈士碑长明火之前,默默肃立,已经多时。阳光强烈,不知他们还要守护多久!
 
博物馆里,陈列着二战C56号功勋潜水艇。在二战中,它一共击毁了德国十四艘军舰,击伤两艘,而自己毫发无损,功不可殁。如今置身其中,仿佛亲临硝烟弥漫的战场,强烈感受到苏联海军在二战中的英勇和辉煌。
 
 
 
    大厅里,灯光闪烁,气氛温馨。一张张条形桌上,摆满了俄罗斯特色的美酒佳肴。在共同举杯,声声祝福中,拉开了晚宴的帷幕。几个俄罗斯姑娘和小伙,身着俄罗斯节日盛装,来到大厅。伴随着欢快的乐曲,演唱了一支又一支俄罗斯和中文歌曲,展示出浓郁的俄罗斯风情。
 
“。。。。。。喀秋莎站在峻峭的岸上,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。。。。。。”
 
“深夜的花园里,四处静悄悄,只有风儿在轻轻唱。。。。。。小河静静流翻波浪,水面映着银色月光。。。。。。你我永不忘,莫斯科郊外的晚上”。
     俄罗斯朋友端起酒杯,给远方的客人敬酒。喝酒的人,双手端着长刀,把酒喝下去。这一场面展示了俄罗斯民族独特的习俗。   
 
热烈的气氛感染着在座的每一个人,我们忍不住起身,与俄罗斯朋友们一起跳起舞来。两国的朋友们相互手拉手,围成一圈,尽情的跳着,唱着。友谊的歌声,飞出窗外,响彻在夜空中。
 
 
 
    天,下雨了。坐在返程的车上,与海参崴默默惜别。我的耳畔仿佛响起了闻一多的“七子之歌”。曾经的游子们,经历了历史的风雨沧桑,大多已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,可是,异国他乡,海之角的游子海参崴呢?
 
雨,越下越大。大颗大颗的雨点,犹如游子悲怆的泪水,拍打着车窗的玻璃,一行行,一行行,流淌在我的心上!

上海乐柏暖通设备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马会彩经书